天才自閉症兒童以畫戰疫:鍾南山院士是英雄!

640.png

2020年的這一年裏,我和孩子的生活從三點一線變成了點對點。


學校在疫情的壓力下開學推遲,爲了孩子病情辭去事情的我除了超市就是回家,每天唯一的樂趣就是陪著兒子一起看疫情的最新消息。


看著網上許多哪怕不在現場,也用自己的方式給戰疫一線的醫護人員加油的消息,一旁的兒子拿起畫筆,躊躇滿志:“我也要給醫護人員加油!”


孩子的舉動充滿童真又叫人欣慰,我問:“你想畫些什麽呀?”


兒子想了想,翻出前陣子的疫情通報,指著屏幕上帶著口罩,眼神堅毅的男人說:“我想畫鍾南山院士,他是英雄!


“新冠病毒疫情確認出現“人傳人”現象!“電視裏,在許多鏡頭的注視下,鍾南山明確体现疫情出現新現象。


電視外,小尚一手拿著畫筆,一手按著畫紙,聞聲擡頭望去。桌面上散亂的放著幾幅畫,仔細一看就能發現,畫中人的一舉一動都與電視裏沈穩的男人重合。


“小尚,剛剛老師發消息說,開學時間推遲了。“女人眼角是被歲月牽起的皺紋,她有些擔心,不知道孩子什麽時候能夠返校上課。


對于自閉症孩子來說,課業的延遲會讓孩子和課堂逐漸失聯,在學校做的訓練如果不堅持,前面支付的可能會被消磨殆盡。


“哦!“小尚聽見媽媽的聲音給出回應,問:”那我什麽時候回學校啊?“


在他期盼的目光下,媽媽搖了搖頭:”不知道。“雖然不想讓孩子失望,但她確實只能在家等消息。


牆上的鍾表沈默走動著,“叮鈴鈴“的鬧鍾聲突然響起,趴在桌子上的小尚猛地起來,沖媽媽喊:”該收衣服啦!“


媽媽招呼著小尚一起收衣服,她已經開始教孩子如何自理了。


16歲的大男孩跟在媽媽身後往陽台走去,一大一小的背影重疊在一起,兒子壯實的背影護住了身前的母親,溫馨極了。


小尚從媽媽手裏接來衣服,然後抱著衣服走進房間,放在床上,就不動了。


媽媽跟著進了房間,就開始教孩子怎麽折衣服。把孩子的衣服單獨拿出來,對小尚說:“看媽媽怎麽做,看媽媽。“


小尚看著媽媽拿起一些衣服,又放下一些衣服,可他還是不懂。他覺得在家比在學校還忙,好想去上學呀,什麽時候能回學校呀。


看孩子動起手來還是不太熟悉,媽媽也不生氣,只是重複了幾次動作,在衣服被孩子鸠拙疊好之後,摸著兒子的頭,笑起來:“小尚真棒!比昨天折的好!“


小尚開心笑著,一把抱住讓他覺得快樂的媽媽,在媽媽的敦促聲中出去畫畫了。小尚媽媽哭笑不得,覺得兒子又乖又可愛。



這樣的時間碎片在這個小家隨處可見,哪怕是在疫情期間,家庭幹預和學習都必不行少,與孩子配合關注疫情是她們習慣了的事情。

隨時間流逝,疫情帶來的壓力並沒有減少,回學校的時間又推遲了。


期間,小尚幾乎每隔一兩天就畫一幅畫。


有寫實的寫真,有生動的彩繪,有天馬行空的漫畫,有富含機械感的機器人,涉獵很廣。

“小尚,今天看鍾南山院士沒有?“吃著晚飯的一家人其樂融融,父親難得主動和兒子互動起來。


小尚吃著飯,大大的眼睛圓溜溜,時不時朝電視機瞥去:“我今天畫出來了!”


看著丈夫投來求救的目光,媽媽無奈解釋道:“之前小尚不是總跟著我一起看疫情消息嗎,就特別喜歡鍾南山院士,那可是他的偶像。天天畫畫的時候惦記著給鍾南山院士畫畫像,今天才畫出來,這是跟你炫耀呢。”


父親這才知道,兒子在家也沒有停下畫畫,他好奇地說:“待會吃完飯把畫給爸爸看看。”


飯後,不用父親提醒,小尚就拿著畫直奔沙發,交給爸爸之後就抓著遙控器:“到點了到點了!該看新聞了!”


父親稀奇地看著兒子這副活潑地模樣,疫情拉近了他與兒子的距離,有了更多觀察兒子的機會,兒子在他心裏的形象越來越鮮活。


素描紙上的正是鍾南山院士,男人戴著方框眼鏡,眼神裏有著沈重,手上是醫用手套,心情凝重。

640.png

在平凡人的疫情生活中,父親驚歎于兒子對畫畫的熱愛,驚喜于孩子找到了自己的偶像,欣慰于兒子致敬抗疫英雄的善良。


凝聚在我們眼底的畫面,不過是一個滿心想著關心最新疫情,能夠看見自己偶像的孩子,一個努力生活的家庭罷了。

在全中國衆志成城,一線防疫人員的奮鬥下,疫情形勢向好,盡管新的學期拖延到6月,小尚的學校還是宁静有序順利地開學了。


回到校園的小尚還會時常與媽媽說:“多虧了鍾南山院士!我能回學校啦!”


在這場疫情之下,小尚的作品積累了許多,通過畫作與小尚媽媽的日常分享,我們看到這個孩子也擁有夢想,看到他心底的柔軟,看清他對怙恃表達的愛意。


一個能把花鳥樹木畫的這麽栩栩如生的孩子,對這個世界也是愛著的吧。


通過疫情期間的相處,小尚爸爸主動開始關心孩子,關注孩子的行爲了。


看著妻子飯前第一個問的就是兒子想吃什麽,就算兒子當晚要吃饅頭包子,她也興沖沖的去發面,實在來不及就跟兒子約定第二天做給他吃,不禁調侃起來:“你這樣太慣著他了,都要把他慣壞了!”


妻子不答話,晚上睡覺時卻與他說起兒子生活裏的點點滴滴。


“孩子大了,你都不知道。那次我接他回家,路上他看見來車了,一下就把我擋在身後,跟我說來車了來車了!”


“有一次下雨了,他還主動給我打傘,以前下雨的時候,你看他管你嗎?“


“就算是在看電視玩遊戲,只要我招呼兒子幹活,他都願意放下自己的事情來幫我。”


在妻子的話裏,他意識到,自己錯過太多陪伴兒子的時間了。


這一晚他都沒睡好,淩晨四點就睡不下去了,起身的時候驚醒了妻子。


妻子問他幹嘛去,他只說是睡不著了,就往客廳去了,誰知道想著想著,就在客廳睡著了。


醒了發現臉側擋著一個靠枕,他奇怪,叫住燒熱水去的妻子:“是你給我拿這個擋著的?“


妻子聞言看去,搖頭,說不是她。剛好兒子出來了,妻子問:“小尚,是你拿東西給爸爸擋上的?“


兒子點頭,這才破案了。妻子倒是覺得有意思:“你怎麽想到給爸爸拿這個東西擋住啊?“


這個懵懂的大男孩,一句話叫父親雙眼濕潤。“怕照到他。“不假思索的回覆讓父親知道,這對兒子來說,再正常不過。


他逃避的回房間去,倒好每人一杯熱水的妻子見怪不怪,喊了聲兒子,正在喝水的小尚就明白了,端著水去讓爸爸喝水。


這個小家上映射出來的是社會上普遍存在的星星家庭,父親的蕴藉,母親的細心,兒子的灵巧,支撐著她們的幸福。